摘要 艾媒咨询高级分析师刘杰豪认为,“不能否认ofo在退还用户押金上的努力,之前互联网平台发生?#24335;?#22256;难和用户挤兑情况时,大部平台会跑路,或者赔偿方案多不能令用户满意,ofo这次的方案效果还有待观察”。

  漩涡中的ofo每走一步有争议也有启发。3月2日,ofo方面针对“折扣商城”回应:目前商城还在测试阶段,是我们给用户的一?#20013;碌难?#25321;。根据ofo规定,折扣商城中大部分商?#26041;?#33021;通过金币+现金的形式?#36824;海?#26410;退押金的用户可以通过押金?#19968;?#37329;币购物。站在探索变现路径的角度,ofo的试水值得探索,在车?#25276;?#24191;告之外,又找到电商这条路。?#36824;的?#20154;士也指出,此方法能否真的帮助ofo解困,决定了ofo对电商的运营,以及在出行主业上的提升体验。

  测试折扣商城

  用户和市场喧嚷一日后,ofo方面于3月2日对折扣商城首度回应:“我们约从2018年底开始?#24613;?#25240;扣商城,这几天开始小?#27573;?#20570;测试,也算是给用户提供的一?#20013;?#30340;服务。”

  ?#36824;的?#20154;士更倾向于将折扣商城看作是ofo退押金的一个新方案。?#26412;?#21830;报记者登录ofo发现,折扣商城中的商品包括食品生鲜、酒水饮?#31995;?#20116;类共50种商品。大部分商品可通过金币+现金的形式?#36824;海?#20165;有少部?#31181;?#38656;要金?#19968;还骸?#26410;退押金的用户可以按照99元?#19968;?50金币、199元?#19968;?00金币的比例,将押金?#19968;?#25104;金币购物。用户则可以按照1金币=1元的比例?#19968;?#36827;行?#36824;骸?/p>

  对比多个电商平台,ofo折扣商城的商品略有优惠,拿“阿芙 薰衣草柔润净?#25112;?#38754;啫喱”为例,在天猫和京东,该商品售价为99元,在折扣商城用户可以用36金币+63元现金?#36824;骸?#25353;照押金?#19968;?#37329;币的比例,该商品在折扣商城的售价相当于87.8元。

  根据ofo金币?#19968;?#21450;使用规则,“用户无法要求只将押金中的部分金额转化为金币”、“若用户将ofo押金转化为金币,会获得免押骑行权益”、“押金一旦?#19968;?#25104;金币,即不可撤销,用户不得要求将金币改回押金,也不得要求将金币转换成人民?#19968;?#35201;求提现。”?#36824;琽fo方面并未强行要求用户采用?#19968;?#30340;形式退押金。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告诉?#26412;?#21830;报记者,“只要ofo没有?#31185;?#29992;户选择就不涉?#28216;?#27861;。” ofo方面也表示,“所有用户也都会在被充分告知的情况下拥有自主选择权”。

  缓解?#24335;?#21387;力

  ?#36824;?#26159;解决押金挤?#19968;?#26159;对接商业化,ofo上线折扣商城的最直接作用是缓解?#24335;?#21387;力。

  据报道,目前仍有超1000万未退押金的用户。按最低押金额99元计算,ofo最少仍需要近10亿元支付押金退款。

  共享单车?#38590;?#37329;问题也一直是相关部门的关注重点。日前,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已经会同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相关成员单位进行了认真分析和?#20449;校?#30563;促相关平台企业,畅通退押金的渠道,优化退押金的流程,加快线上退押金的进度,切?#24403;?#25252;用户的?#25103;?#26435;益,同时为加强押金管理,建立押金长效管理制度,同中国人民银行及相关部门,正研究制定《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24335;?#31649;理办法》,将要进一步细化用户押金管理。

  ofo方面在回应中也多次强调推出商城是为了给用户更多服务。“从2018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行业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我们一直在努力研究和尝试不同的方法,尽一切可能保障用户权益。同时也为响应近期交通运输部对共享单车行业的指示,给用户更多?#38590;?#25321;,我们推出了这个折扣商城。”

  艾媒咨询高级分析师刘杰豪认为,“不能否认ofo在退还用户押金上的努力,之前互联网平台发生?#24335;?#22256;难和用户挤兑情况时,大部平台会跑路,或者赔偿方案多不能令用户满意,ofo这次的方案效果还有待观察”。

  其实,ofo并不是首个上线电商业务的共享单车企业,哈啰App中就设有哈啰生活馆,用户可通过哈啰?#19968;?#21704;啰币+现金的形式?#36824;骸?#25705;拜也内置过一个商城功能,所售商品均是手?#20303;?#22260;巾等摩拜衍生品。

  回暖尚待观望

  刘杰豪对比共享单车的电商业务则认为,摩拜商城多是在提升品牌形象,做文化传播,ofo的折扣商城更像是电商平台。?#36824;?#26159;通过流量引导或供应链?#24335;?#31649;理的方式去进行?#24335;?#30340;变现,对目前的ofo?#27492;擔?#36825;次的措施只能是应对押金难退困境的一个缓冲之计。

  他认为,“目前,ofo较大的困难还是在ofo本身能不能保持出行的服务质量,包括实现品牌用户信任度的提高。毕竟只有在保证基本服务的完善下才能留住用户,然后才有下一步的去谈怎样实现用户价值的变现”。

  种种迹象证明,ofo正在努力解决难题。此前,ofo已经完成了架构调整,强化了人才和组织文化建设并整合了多个职能部分。ofo创始人兼CEO戴威也多次强调坚持和信心。“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这是戴威每次对外发声的主基调,也是ofo大小动作的写照。

更多行业数据和分析观点,请关注艾媒报告中心微信号(ID:iiMediaResearch)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