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艾媒咨询《2018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45.7%的中国受访网民最近一年主要通过电子书阅读书刊,主要通过有声书媒介阅读书刊的受访网民占比为21.3%。而未来倾向于使用有声书媒介阅读书刊的受访网民占比则高达33.4%。

艾媒报告|2018-2019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内部精简版)
作为数字阅读的延伸,有声书提高了受众对碎片化时间的利用程度,表现出强大的市场潜力。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有声书用户规模有望增至4.78亿。在有声书行业发展加速的同时,用户对深度读物偏好度也呈现明显上升趋势。相较2018年第一季度,目前偏好励志生活和人物传记类有声书的用户占比上升最快,?#30452;?#36798;到12.3%和9.8%。

As the data of iiMedia Research showed, the scale of China Audiobook users is expected to increase to 478 million in 2019.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audiobook industry, users’ preference for in-depth reading also shows an obvious upward trend. Compared with the first quarter of 2018, the proportion of users who prefer inspirational life and biographical audiobooks has increased fastest, reaching 12.3% and 9.8% respectively.

  95后男生李自生活中常备三副耳机,一副是价值2999元的头戴式耳机,用来听语音直播课,隔绝宿舍噪声;一副是价值399元的入耳式耳机,入睡前躺在床上听电台节目;还有一副最廉价的耳机,则是在“10元店”买的,李自对其用途规划是:“有话筒可以接电话,在路上戴着听书不怕错过地铁报站,丢了坏了一点不心疼,再买一副就好,多划算!”

  据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国内有声阅读用户规模已达2.32亿,占网民总体的28.9%。

  当下,“耳蜗经济”在年轻一代群体中站稳了脚跟,用声音征服你?#30007;?#21644;钱包:声音是实用的,成为碎片化时间的学习工具;同时声音是懂人心、通人情的,既可以是私有的情感载体,也可以是互动?#30007;?#22411;社交场所。

  知识转化为用耳朵接收的消费品

  在快节奏的高压下,单线程似乎被认为是极其低效的工作方式——你若不能同时做几件事,就落后了别人一大截。因此,知识被转化为用耳朵接收的“快速消费品”。

  中南民族大学大四学生王嘉怡通常听音乐之声电台、《晓说》《蔡康永情商课》等节目,且一定要看评论——“会有很多?#36824;?#27880;到的点,还有之前不知道的?#30772;眨?#24110;我扩展很多知识”。

  喜马拉雅FM是王嘉怡很重要的学习工具。“这个App可以把自己要记忆的东西录下来,反复听,强化记忆。我是中文系的,考研需要记忆的东西非常多”。

  在学法语的大三学生?#25105;?#29747;,为了?#19994;?#27861;语教材的单词听力资料,一个星期能打开音频App三四次。

  音频App不仅满足了传统大学学霸?#30007;?#27714;,也“喂饱”了?#26159;?#20854;他知识或技能的群体。

  例如蜻蜓FM为“医苑新星健康倾听日”推出直播,来自上海医疗卫生系统的14名骨干医生担任“音频主播”,就焦虑失眠、脱发困扰、儿童近视、疫苗接种、康复等主题进行医疗?#30772;鍘?#25454;统计,义诊共接待市民3000余人次,累?#24179;?.8万人进入线上的“医苑新星健康倾听日”直播间。

  从去年5月开始,酷狗直播学院上线了百余门音乐类课程:线上直播公开课、视频课、线下一对一定制课等;教师有知名音乐大赛的一等?#34987;?#24471;者、热门综艺的声乐顾问,甚至还请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教授“揭秘格莱美音乐之道”。

  2016香港国际声乐公开赛一等?#34987;?#24471;者龚俐,是“一招学会轻松上高音”的授课?#40092;Γ?#25945;了3种唱高音的方法。龚俐说:“?#19968;?#31169;?#33258;?#37239;狗直播平台蹲点看学员直播,?#28909;?#20102;解他们的大致情况,然后根据他们的状态对自己的课程进行调整。”

  “我主要教授发音的?#35760;桑?#26368;开始会教他们如何?#20284;?#21457;出声音,这个时候他唱高音才会轻松。然后会教一些技术,?#28909;?#39318;先你要开喉咙,开喉咙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把手放进去咬着,然后吸一口气就已经开了。”龚俐表示,上直播课有两种互动形式:一种是主播集体课,在屏幕上回答问题;还有一种“?#25165;?到7个人连麦,听他唱再现场指导他”。

  一个音频App宣传语如是写:“每天只需10分钟,让你便捷且高效地收获新知识。”耳朵“解放”了眼睛,时间被“充分”利用,钱花得心安理得。但至于有多少真正“听进去了”,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有声产品陪伴她熬过失恋期

  ?#26412;?#24072;范大学研?#21487;?#26472;自达说:“我不开心的时候听,就会特别容易开心起来。有一阵子,我失恋了,特别不开心,那时候我就一直在听?#27573;?#26519;外传》和《我爱我家》——这让我度过了失恋期。”

  荔枝创始人赖奕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21271;?#31034;:“对于即将成年和刚刚成年?#30007;?#19968;代,声音对他们的重要性是我们不能理解的。”

  耳蜗经济,亦是年轻人维系情感连接的社交方式。对于一些95后、00后而言,声音甚至是二次元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连接线。

  ?#26412;?#21327;和医学院大四学生朱丽筠,是一个有声电台的主播(录播节目)。她在2017年年初开始接触有声平台,“每天睡前和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听一会儿电台节目”,结果后来“深度入坑”,自己进行有声作品创作,从听众转换为作者。朱丽筠的第一期节目是“520特辑”,“特别的甜,这期节目在某个电台App上了首?#24120;?#25910;听?#21487;?#19975;”。

  “听多了电台节目以后就会觉得,自己也有满肚子的话想说,用声音去记录你的点滴并且分享给大家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不在乎有多少人听,只在乎有没有?#35009;?#32773;。”为了搜集创作素?#27169;?#26417;丽筠平日里会戴上相机,无目的地去胡同、大街上走,觉得很特别的声音,就用手机录下来。

  朱丽筠感慨,因为做电台,才懂得把值得关注?#20174;?#19981;起眼的事物和?#26143;?ldquo;放大化”,努力让听众和你产生?#35009;?ldquo;发出独有的频率,等待能够接收到讯号、听懂它的人”。

  蜻蜓FM直播运营高级总监杨立峰说,像蜻蜓FM知名的脱口秀主播“浪浪的?#19978;?rdquo;,本身是无锡都市广播电台主持人。“他就表示互联网音频直播能够拉近他与听众的距离,加强双方互动性,他可以随时了解听众的想法,在直播过程中宛如与好友对谈,这种体验是他?#28216;?#24863;受过的”。

  而那些主打音?#20540;腁pp,如今被年轻网友玩成了“声音情感社区”,?#28909;?#22312;网?#33258;?#38899;乐、QQ音乐里,去刷每首歌的评论区,去点赞“戳中”自己的文字,已然成了用户共同的“仪式”。

  毛不易的歌曲《给你给我》下面,?#22351;?#36190;3555次的“汤汤小编”的评论,简单而深情地讲了自己的爱情故事:“要结婚了拍了一个MV,想要配毛毛的歌,可是制作团队听了一圈都说不太适合。然后啊,毛毛新专辑就有了《给你给我?#32602;?#21548;到歌词的时候真的落泪了。我跟老公从大学在一起、然后异国、回国后一起北漂,甚至家庭遭遇巨变,我们仍然没有走散,明白彼此是生命里不可替代的人。”

  听有声小说能激发阅读灵感

  艾媒咨询《2018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45.7%的中国受访网民最近一年主要通过电子书阅读书刊,主要通过有声书媒介阅读书刊的受访网民占比为21.3%。而未来倾向于使用有声书媒介阅读书刊的受访网民占比则高达33.4%。

  报告指出,77.5%的中国受访有声书用户均有一定程度的付费意愿。其中受访用户对有声书意愿付?#35759;?#24230;主要在20元以下,占比高达69.0%。

  对于年轻用户而言,在音频App上听小说,更像是介于娱乐消遣和严肃阅读之间的“过渡选择”。

  杨自达是“有声书”的忠实听众,她曾用一个下午听完《白夜行?#32602;?#40644;昏时分,当看到小说中男主角桐原?#20102;?#30340;死亡,听到那句“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35805;?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蓦然产生共情,眼泪流出来。

  杨自达说:“我在听《红楼梦》时?#19981;?#20135;生一种天地茫茫般的宏大的孤独感。声音独具另一种动人的力量。”

  而有声平台上一些“播主”会解说小说,?#28909;?#26377;“播主”的节目是深度分析“〈哈利·波特?#36947;?#20320;不知道?#30007;?#31192;密”。听“二手解说”,最大收获在于从别人那儿得到了个人观点的“验证”。“我发现语言和交流这?#20013;?#24335;,好像比单?#24247;男?#20316;更能带给人灵感,我在‘说和听’之中说出来的一些话,会让自己很惊讶?#20309;以?#20040;会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

  南京金陵学院大四学生许家喆表示,她一般会听言情小说,因为“不适合上网花精力下载下来动脑子看,随便听一听即可”。

  “我发现妈妈居然在听‘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30007;?#35828;,但是妈妈的解释是不小心点到了,觉得有意思就听了起来。”

  许家喆听有声小说前,会先通过该篇用户的“风评”来决定是否听下去。“例如别人说一篇配音就跟Siri在读一样,毫无代入感,那我?#31570;?#29992;浪费时间了”。

  “我要的是听的时候能浮现出画面,而不是一个机器人在读书,但很明显,现在好多有声平台上至少是针对小说这个板块,80%都是像机器人在读书。”许家喆对有声小说产业的现状还不太满意,认为制作精良的产品数量较少,因此资深“听书粉”选择余地也不大。

  许家喆觉得成功的有声读物,应当只是比电视剧缺少“可视画面”,而其他所有的声音配置都不能粗制?#33041;臁?/p>

更多行业数据?#22836;?#26512;观点,请关注艾媒报告中心微信号(ID:iiMediaResearch)

艾媒报告中心公众号